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谷幽兰

我爱兰素心高洁,不求闻达,故而常抽闲种之画之吟之,陶冶情操,表现自我。

 
 
 

日志

 
 
关于我

黄镇国,笔名静谷。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漳州市剧协、曲协、书协、诗词学会会员。东山县文联委员、曲协副主席兼秘书长。著有《静谷行吟》、《蝶岛放歌》、《东山岛风情诗书专辑》和《黄镇国诗书画集》。诗书画作品在国内外大赛中多次荣获特等奖、金奖。传略载入《当代书法家大辞典》、《中国诗词年鉴》等十多部大型辞书。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评为“跨世纪艺术人才”,还被国内外新闻媒体誉为“海峡鸿雁”。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海峡两岸》和《凤凰卫视》、《中国文化报》等国内外数百家媒体作过人物专题报道,被《台海新闻》列为新闻人物。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为“寡妇村的歌”作序  

2014-09-11 14:12:07|  分类: 序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镇国

 

                                             悲欢两岸事

歌册唱真情

上口朗朗韵

乡音唤共鸣

 

唱完谢兄的歌册《寡妇村里的歌》已是深夜子时。然后躺在床上却睡不着觉。眼睁睁望着床顶,歌册的余韵还在耳边萦回,歌册中并不陌生的人和事时隐时现,然后变换成铜钵村那些活生生的寡妇群体,如:沈锦菊、林阿鲜、林如玉、陈巧云等,还有她们在台湾的丈夫黄阿庆、蔡秋昌、黄韵奇等。他(她)们真实的故事重现在我的脑海中,特别是我为她们读复台湾来信的历历往事。于是,泪从眼里淌出来,诗从心里哭出来。

谢兄好几次催促我为他即将出版的歌册《寡妇村人的歌》作序,受到我的拒绝,不为别的,因为自知不够资格。我总劝他找个重量级的人物写序,为书增光添彩,可他总不听话,不想赶时髦。说句明白话,我真是他的“下级”。当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一个农民被叫到康美公社文化站当站长。工作关系寄人篱下于县文化馆,而他是副馆长。直到考干转干后才与文化馆脱离关系。而后来(直到现在),我被县文联选为曲协副主席兼秘书长,而他是曲协主席。当今社会有谁甘拜下属?可他甘拜,真诚所至,就凭友情便应邀而为之。

   早在19958月,我以文学作者的身份应邀参加“爱我东山”夏令营活动。活动期间,我用新古体诗写成《蝶岛放歌》集。其中有一组诗是赞美他的,题目叫“方言曲艺家谢溪添”:

                                          一

 相声快板小品剧……

自编自导自演戏。

仿佛宝林东山来,

幽默滑稽展风趣。

“阳春白雪”调难和,

“下里巴人”听众多。

我爱西天好曲艺,

编导演唱是乡歌。

我对他的了解首先来自县有线广播节目。那时我还是个农民。但不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乖。忙里偷闲玩的总是琴棋书画。而当时能满足文化娱乐需求者唯有县有线广播的文艺节目。如音乐 、戏剧、 曲艺、 小品节目等。而让我特别喜欢的是方言曲艺节目,快板 、相声、 答嘴鼓之类。如“林大姨好教示” 、“桶钩拔甲直”等。而这些脍灸人口的作品多数为他的杰作。他的滑稽 、风趣 、生动 、搞笑所着迷,用现代流行语说,我是他的“粉丝”,但从没机会谋面。而后,因为有缘竟然与他走到一起,而且走的很近,友谊非同一般。那时候。我在文化馆创办的《陵岛文艺》刊物当主编,而他是副馆长,工作上得到他的大力支持。我在铜砵村创办潮剧培训班,他不辞劳苦挑起编导重担,连道具也亲自设计制作,是无私地奉献。他长时间住在村里和我家里。接触了村里的许多人,听到村里的许多故事。也许,这是他为什么要写而且能够写成《寡妇村里的歌》的主要原因吧。要写,是因为他被“寡妇们”的悲欢离合故事所感动。心想用他的笔唱出她们恨离别盼团圆的心声。为她们喊冤诉苦,借用她们悲剧的力量去感召世人,呼唤和平,反对战争,促进祖国早日统一。为了这,全国有不计其数的文学家创作了许许多多的文学作品。如陈立洲的电影《寡妇村》,莫吉东的话剧《寡妇村的故事》,何占豪的南音交响曲《盼》,哈雷的报告文学作品、黄墨卷的征文《走近你,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等等杰作。然而,东山人写东山方言歌册唱东山人

的故事,其特色其意义有谁能比?歌册是乡音,乡音动人心。为什么能写成?是他怀着爱国心,仗着正义感,深入生活,深挖素材,而且对闽南语东山方言的透彻理解及准确运用的结果。他早就搜集了好多好多的方言词汇,曾经与我商量过出本东山方言字典的事。因此,他写的歌册韵律流畅,口语通俗,内涵丰富,乡情浓烈。

   由于历史的原因,“寡妇村”付出了悲剧的代价。但引起世人的同情。美国记者劳伦斯和法兰斯夫妇采访了铜砵村为台湾老兵的丈夫守寡的女人们后说:“我们要向世界人民呼吁,不能再让这些老大娘守活寡了”。外国人如此何况中国人。因此,“寡妇村”成了宣传与促进祖国统一的重要基地。我曾经在接受《对话漳州》栏目的访谈中说过,过去讲述“寡妇村”的故事只有仇恨,而现在讲述“寡妇村”的故事除了仇恨之外还值反思,那就是如果历史悲剧能够启示于后人,让悲剧永不重演,那么,她们的牺牲是有历史价值的。

   历史是靠笔杆子而传下来的。为了创造“寡妇村”的历史价值,文人纷纷泼墨挥毫,谢兄便是其中一个。他们的正能量是强烈的,积极的。他们唤起的是灵魂的感悟与觉醒。最近我读了贡敏先生给他学生的一封信。(贡敏是台湾著名的编剧,1950年在东山岛当过国民党兵)。他对他的学生说:“我先完整地读了莫吉东的四幕话剧《寡妇村的故事》。之所以先看此剧,有一个你们绝对想不到的理由----我是此剧中人之一!剧中所谓‘军官团’之一员。而且也执行了抓壮丁的事”。他还说:“两岸交流后,我结识了同行乡亲好友沙叶新,我们曾考虑将‘寡妇村’事件合编成电视剧的,可惜未能实现,因之发生在我十九岁时的这段往事,乃成为我心中永远的痛。当时那个有人有枪无粮无饷的‘军官团’,为贫穷的东山岛添了许多灾难。抓了147位壮丁,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最后他说:“只是我若有机会再到东山岛,断然会当众下跪,代表1950年那个‘军官团’谢罪”。贡老疾病缠身不能前来,由他的学生带给我这封信,然后这位学生代替她的老师向村庄下跪,了却贡老的一番心愿。

一个剧本能使抓兵的执行者对号入座,然后对他过去的行为表示忏悔,由此可见,触及灵魂的文字效应是神奇的。谢兄的歌册把海峡两岸的母(父)子骨肉情、夫妻恩爱情、兄弟手足情唱的情真意切,思意缠绵,感人至深。相信它的社会效应也是神奇的。

   乡音唱万代,历史传千秋!当报君之德,斯文难尽酬。是为序。

 

                                                                                                                    甲午二月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